Tel: (+852) 5248 3467 陳生 WhatsApp: (+852) 5248 3467 免費即時咨詢

為何要破產

面對收數公司、財務公司、銀行不停地追數的壓力,追數信、匿名電話、上門、威嚇 ... 手法層出不窮,生活在壓力、焦慮、恐懼、煩燥、甚至絕望之中,還錢,但眼見本大息高。破產便變成了解救之道


破產後的好處
  • 錢債官司停頓
  • 債主停止追債
  • 可靠薪水繼續生活
  • 薪水先扣除生活費,有餘才用作還錢
  • 無用為巨債擔心
  • 四年後重獲新生,最多八年
  • 負資產樓宇交付銀主出售,無需繼績供樓

主動破產 結束恐懼

「破產後所謂的『重生』,只不過是重獲自由,再沒有人追數罷了。」
「我不應強撐至今,早就應該申請破產,那就不會窮到『褲穿窿』,一無所有。」談起破產,張先生仍難掩無奈之情。
九八年金融風暴令原本擁有五個的士牌的張先生加入負資產行列。金融風暴前,每個的士牌約值三百萬元,張先生與兩位拍檔合作,每月要供約十六萬元車會。金融風暴後,的士牌牌價暴跌八十至九十萬元。為了供車會,張先生逼不得已用信用卡透支現金,「我本想努力賺回差額,但牌價一直未有起色,我惟有『卡冚卡』,結果數目愈滾愈大。」苦撐兩年,張先生終於在去年九月主動申請個人破產。
破產期間,張先生擺脫被追債的日子,反而過得較輕鬆,他說:「破產前每個月都要苦惱如何繳付卡數,用哪張卡填補哪張卡的債項。現在反而如釋重負。」
張先生目前每月靠領取七千元綜援過活,對於找工作掙錢,他坦言「闊佬懶理」。「我已經五十多歲,即使去勞工署登記都沒有人聘請。兒子年紀小,妻子又已過身,我若打工誰來照顧他們﹖」租金、兩名兒子的學費、車費、加上各樣生活費,這七千元「收入」自然入不敷支。「七千元怎會足夠生活﹖工作是必須的,但只會偷偷地做,不會申報,有餘錢我寧願留作養老,不會用來還債。」他說。
張先生憶述一位同因負資產而破產的同行,在破產期間當巴士司機,月入一萬二千元,可是破產官只判他有四千元生活費,其餘收入必須用來還債。張先生因此「覺悟」:「打工有甚麼用﹖倒不如領取綜援!」
往後日子,張先生唯一期望:「找個好風水山頭,安心養老。」







:: Sitemap
網頁皇網頁設計公司 Web design